Blogaholic
Logga in
·
Styr upp en egen blogg

那些拿著瓶子的女人就圍了

但少年的心中也有一個情人的每次路過對面王婆家時,他會把車騎得很慢很慢大聲吆喝著:“買醬油嘞——上好的醬油嘞——買醋嘞——上好的醋嘞——”第一聲非常響亮,他把頭伸的老長老長的,像是被什么提著,像是王姐姐從窗裏探出頭來,他就會馬上轉過頭向前騎,但王姐姐要是不出現,他又會吆喝一聲,可這一聲卻沒有第一聲那么中氣十足,音有點弱了,聲音中還分明有一種焦慮不安。一會兒,他還會喊第三聲,這聲只能喊了,扯著喉嚨喊一聲,沒有吆喝的藝術美,似乎把滿心的失望都喊出來了。

每天,他都來吆喝,在王婆家門前吆喝,可他一吆喝完,那些拿著瓶子的女人就圍了上來,他不得不離開,下一秒,在他的商場上,又是故作生氣,故作花心少男。可是,當時的我,似乎看到,在這個活力的少男背後有一股紫色的憂鬱在吞噬他的心。媽媽說,他每天都這樣,可他也知道,王婆是不會把自己的聾女兒,嫁給這樣一個外鄉人的。

只是後來有一陣,他不吆喝了,他也不強顏歡笑了,三姑六婆們對於這樣一個生氣的小夥子變得如此沉默總是有說不完的話題。

沒多久,他的老父親來挨家挨戶的分喜糖,說只他一直看好的一位姑娘終於和他兒子修成正果了。而那個星期,王姐姐去看病了。回來後,他坐在院子了織毛衣,不再躲在她的小屋裏了,她一刻不停地織著,給家裏補用,而他也常常打著手語問我:“那個小夥子走過了嗎?”每天,她都又要問三四次,而每次只得到搖頭。

小夥子在那以後就從來沒來過,老父親把將醬油壇子和醋壇子放在我家,每天清晨,我們買整壇壇子,兩三天後再給我們灌滿。村裏的人與不用再等吆喝聲,當然,也沒有吆喝聲了,她們只要在要用的時候來我家買。

但是總有一個人,在陽光下,為她心中的那個他,織一件過冬的毛衣。

Publicerat klockan 10:43, den 11 juni 2018
Postat i kategorin Okategoriserat
Dela med dig på Facebook, MySpace, Delicious

Det finns inga kommentarer

Skriv en kommentar

Namn
Email
Bloggadress
Vad blir ett plus nio? (Svara i siffror.)
Kommentar
Laddar captcha...
Om den inte laddar, var god inaktivera av Adblock!
För att publicera en kommentar måste du verifiera vår Captcha. Den använder under några sekunder en del av din processor för att bekräfta att du inte är en bot.